吴大龙的高声第二个出口,前进一挡

上一章

上一章

“323车组(下)”

“323车组(上)”

战车第一营篮篮球场上,三辆简陋的木质的战车磨炼模型摆在体育场上,第三连的九个车组每个排分到一辆训练模型,正在鱼贯而入的教练着。

姜维的营部里乱做一锅粥,他冷静地看着眼前的多少人争的脸红,却并不着急防止他们。

323车组的多个人分头就位,车长丁晔发出指令,

“什么!把自家降职为营长!?还得给这么些嫩小子当装填手?”吴大龙的大嗓门第三个出口。

“行军速度,前进。”

丁晔一脸嫌恶的望着吴大龙,“你说何人是嫩小子呢!见到领导要致敬,懂不懂!老兵痞……”

顺子万分认真的假装踩下离合,挂上木头挡把,两手并且有助于竹竿做成的操纵杆。

吴大龙:“老子也是上等兵少尉,咱俩平级……长你娘的官!”

“前进一挡,出发。”

顺子:“两位四伯别吵了,姜连长还望着吗!”

吴大龙无精打采的坐在丁晔的一旁,有气无力的喊着口令。

吴大龙经顺子这么一提示,看了看在一旁看热闹的姜维,才想起找他讨说法。

吴大龙:“十点方向发现日军战车,八九式一辆。短停!”

吴大龙:“排长,咱从长沙来这么多天了,你咋没跟自家提过还有降级查办这一出啊?”

顺子双手猛拉操作杆,“停车!”

姜维两手交叉在胸前望着她,笑了笑。

丁晔白了她一眼,“穿甲弹,装填。”

姜维:“早说?早说自己不是怕您跑了吗?你别担心,那就是走个逢场作戏。”

吴大龙敷衍的做了个装填炮弹关炮闩的动作,“穿甲弹装填达成。”

吴大龙:“哦,那就好,那就好。”

丁晔:“测距……600米,瞄准……开火!”

丁晔:“哼哼,你这愣头青还真信啊?那过场走的……都通报全师了。”

丁晔拨动了瞬间模拟击发扳手的木棒。

吴大龙:“你说怎么?”

丁晔:“命中目的!”

丁晔没搭理吴大龙,走到姜维的前方。

吴大龙:“退壳,装弹。”

丁晔:“中尉,(先指了指顺子)您给自身配一个香岛滩洋行开小车的愣头小子也就罢了,(又看向吴大龙)还把200师众所周知的逃兵分到我的车组……我不了解,我到底犯了什么样错误?”

丁晔回过头看了一眼吴大龙,面露不悦:“你干嘛?”

吴大龙听到“逃兵”二字,立即急了眼,扑向丁晔。

吴大龙:“我干嘛了?”

吴大龙:“操你姥姥的,老子不是逃兵!”

丁晔:“我说命中目的你没听见?装弹干嘛?”

顺子赶忙在此此前边死死的抱住吴大龙,任凭他怎么挣扎都不放手。

吴大龙:“哎我说我陶冶能无法实际一点?600米的距离,也未曾校对射击,你就头阵命中啦?”

丁晔后退了两步,确保吴大龙伸手够不到自己,低着头把刚刚被吴大龙扯歪的领口重新捋平摆正。

丁晔:“别说是600米,800米我也能成功。”

丁晔:“不管您承不认可,师部的当场贴着公告呢。你……吴大龙,涉嫌怯战脱逃,降职查办,戴罪立功!不信你自己看去!”

吴大龙:“吹吧……你咋不说天上的飞行器你也能打下来呢?”

吴大龙一愣,看向姜维。

丁晔:“你是车长?我是车长?哪里那么多废话!”

姜维有些遗憾的瞪了丁晔一眼。

教练模型边上等着轮训的其它四个车组眼望着连长和他自己车组的回填手吵起来,也不清楚该不应当出面劝解,只能够接纳一声不吭的后续围观。

姜维:“够了!真认为我那营部是菜市场吗?你们八个不开窍的事物给自家听好了,上边的话我在此时关起门只说三次,吴大龙我深信不疑你不是逃兵,但军法委员会不相信,如若我不承诺给你降职查办带回200师,那天他们就把您拉到江边毙了。你愿意留下那条命上阵杀敌,赢回尊严?如故背着逃兵的罪恶让祥和人枪毙掉?”

那是三上尉陆少清走了过来呵斥道:

吴大龙终于精通了姜维对自己的良苦用心,能从军法委员会那里捡回那条命已经就是不易,军衔和面子……回头再逐月挣回来吗。

“二上等兵,你们不好好训练,跟那扯什么犊子呢?”

姜维见吴大龙不吭声了,向后看了看顺子,又看了看丁晔。

丁晔:“报告中士,我的堵塞手不遵守管理!”

姜维:“你别看不起顺子,淞沪会战的时候,我们搜索营和同步步兵脱节,被日军围在了杨家巷。后勤营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怂了,弹药和油料都送可是去。顺子开着吉普车三进三出,穿越日军的防线给我们运送补给。那都是他在上沙滩给洋行开车练出来的本事,让她给你俩当驾驶,这是看得起你们!”

陆少清一听,鼻子差一些被气歪了,同时又觉得好笑分外。

顺子被姜维的歌唱弄得有些羞涩,红着脸挠了挠头。

路少清:“你是一个上尉上士!不是他娘的三岁的娃娃!管不住自己的兵,还吵吵着让我给您做主?丢不丢人!”

姜维再一次环视多人,看他俩都低着头不言语了,臆度自己的教训起到了肯定的功用,满足的点了点头。

二排的坦克兵纷繁在旁边忍不住低头窃笑,吴大龙更是得意的望着丁晔,好不自在。

“行了,将来生活还长着吗,你们再逐步相互精通。常副官……常副官?”姜维冲着门外喊了两嗓子,又等待了片刻,一名下士军衔的副官匆匆跑了进入。

路少清:“还有脸笑!都别练了,下来!”

常副官:“报告营长,我刚刚正在接师部打来的电话机。”

丁晔、吴大龙和顺子先后从磨练模型里钻了出来,旁边的324车组刚想往上爬,却也被路少清拦了下来。

姜维:“说。”

路少清:“你们也不用练了。二排所有!集合!”

常副官:“说苏联运来的第一批坦克已经从太原装车了。”

多个车组的指战员听到命令,赶紧列队站在三中士路少清面前。

姜维:“嗯,好。对了,常副官,他们仨编在哪辆车上?”

“323车组!”

常副官低头翻开手里的文本夹,查阅了一下。

“有!”

常副官:“应该是……323号车,就在那首先批坦克里。”

“324车组!”

顺子一听,表露一脸的提神表情看向吴大龙,吴大龙一副漠然置之的吊郎当劲儿,看着顺子那没见过世面的指南,敷衍的陪笑了一晃。丁晔则一副若有所思的榜样,一只手托着下巴想着心事。

“有!”

姜维:“你们仨还在这时等怎么样呢?出去吗,将来再有如何事情,找三连尉官说。”

“325车组!”

顺子踏着轻快地步子离开了营部,吴大龙跟在她前面,固然有点失落,但也知晓如今早就是他能得到的最好的惩治结果,不得不迈着认命的浴血步伐走出了营部。丁晔拖在终极面假意离开,等那俩人都出了营部将来,却又转身走回到姜维面前。

“有!”

丁晔:“营长……”

“听自己的指令,向右转!二中尉带队,绕篮球馆跑步50圈!出发!”

姜维本来还要跟常副官交代其余作业,抬眼一看丁晔,怎么又回来了?

丁晔:“是!”

姜维:“你不是出来了吗?”

“吴大龙留下!”

丁晔:(看了看常副官)“我能跟你单独说两句话吗?”

刚要随之军事跑走的吴大龙,转身出列。

姜维:“少来那套,有话就说。”

“是!”

丁晔犹豫了一晃,见常副官根本未曾识趣告退的意思,深吸了一口气,下定了狠心。

三上等兵陆少清走到吴大龙的先头,看了看她,突然抬起腿就是一脚,踢在吴大龙的胃部上。吴大龙一个磕磕绊绊,后退了一步,半跪在地上。

丁晔:“上等兵,大家校长的推荐信您看了吗?”

陆少清:“起来!”

姜维:“看了,咋了?”

吴大龙勉强支撑着身躯,捂着肚子站了起来。

丁晔:“那你能无法给自身换个车组?”

陆少清:“立正!”

姜维:“你哪些看头?”

吴大龙逐步的把手从胃部上拿开,放在身体两侧,硬挺着站直。

丁晔:“我以为以自己的战表,应该搭配最精良的装填手和驾驶兵?刚才那俩人,我怕被她们拖累死。”

陆少清:“违抗命令,顶撞长官……你挺有本事啊?”

姜维有些愠怒,看着丁晔半天尚未开腔,最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

吴大龙:“报告少尉,我以为丁晔的操练方法有难题!”

“丁晔,我晓得你的战术素养是超级儿的,但您作为军人的领导力……跟他妈屎一样臭!”

陆少清:“闭嘴!”

……

吴大龙不再说话,但眼看可以见到他很不服气的楷模。

正猪时段,在营区的饭店里,顺子打好了饭菜,正端着饭盆四下张望。看到不远处独自吃饭的丁晔,笑眯眯的走了千古,坐在他的前方就让步吃了四起。丁晔听到自己对面“吧唧吧唧”的吃饭声,皱着眉头抬起初看了看顺子。

陆少清:“我不管姜中尉因为爱上你哪点把你保出来的,在本人眼里,你就是个早该被枪决的逃兵!告诉你,收拾不听话的大兵,我许多法子。不过,对您!我没这些耐心!”

丁晔:“何人让您坐那儿的?”

陆少清说到那时,深吸了一口气,把因为情感滋长了的喉咙压了下来。用极端平静又不容猜疑的小说警告吴大龙:

顺子:“咋了?车长。”

“你是戴罪立功之人……今后,不论是教练如故应战都要对领导相对的服服帖帖,尽管明知是送死也明令禁止有点儿犹豫。否则的话,我切身枪毙了你!了解了吗?”

丁晔:“那里是军人区!去去去,那边吃饭去。”

吴大龙:“是。”

说着,丁晔随手指了指远处,不巧正好指向了独自坐在角落里的吴大龙。但是刚刚,歪打正着,丁晔见吴大龙挑战似的望着温馨,干脆就指着他从没把手放下,还特地扯着嗓门对顺子说:

陆少清满足的高度的拍了拍吴大龙的肩头,转身冲着不远处的副上士招了手。

“那边才是小将用餐区,去那边吃去!”

陆少清:“副连长,过来”

顺子往日跟着姜维,一向不管军人士兵的独家,私下里恨不得能勾肩搭背兄弟相称,再看前面一个细小的中士少尉,竟然还跟他摆这么大的命官做派,厌恶的端起碗筷起身就走。

副连长:“是。”

顺子:(低声暗骂)“小人得志……”

陆少清指了指吴大龙,

顺子走向吴大龙,披露亲切热情的笑容,心想好歹我和姜上尉一块儿救了您的命,咱又是一个车组的,总得好好热络热络了吧。结果刚一落座,吴大龙三口两口把碗里的饭菜全吞了进入,没等顺子打招呼,抬屁股走人了。

“你布署人轮换,望着她,原地罚站军姿24小时。”

顺子:“哎……”

副连长:“24小时?连长,这……”

顺子看着吴大龙走远的无所谓背影,气可是的咬了一大口窝头。

陆少清:“何人借使敢放水,就陪她一块儿站!”

顺子:(边嚼边发牢骚)“都牛什么,等小爷学会了开坦克,我颠死你俩!哼!”

副连长:“是!”

下一章

……

当日子夜时光,已经站了一天的吴大龙因为疲劳和脱水,即使仍然锲而不舍站在那里,却已经两眼昏花,甚至出现了幻觉,回想像幻灯片一样一张张的发泄在融洽的前方。

他看似看到了团结刚刚离开阿德莱德通达辎重校园的规范,那一个大模大样的装甲兵候补军人吴大龙。

他纪念阅兵典礼的时候,他和同学们身着礼服,神采飞扬的乘坐着被国军视若珍宝的入口战车,一辆辆简直的驶过检阅台。检阅台上不仅有装甲兵团的武官,战车指导队的武官,还有她……。

吴大龙只了解,她是德班女生高校的学员,机缘巧合的也姓吴。多人相知在夫子庙的灯会上,几人走在秦南渡河畔舞狮子、赏花灯,坐在那家人山人海的老字号门口的长凳上,分享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黑芝麻汤圆。

多人遇上的次数屈指可数,吴大龙甚至还并将来得及问清她叫什么名字,就突然收到指令开拔前往新加坡。

淞沪会战血腥惨烈,吴大龙亲眼目睹了团结的教练、同学们奋不顾身的驾驶战车在日军的防区上左冲右突,有的车毁人亡,有的就是爬出焚烧的战车,也躲但是鬼子密集的子弹。

紧跟着残存的武装退守格拉斯哥后,吴大龙尝试去寻觅她,整座大学却早已时移俗易,他迄今截至一筹莫展确定,她是还是不是业已安好的逃到了大后方?仍然成了在阿德莱德城里那几十万冤魂中的一员?

吴大龙好像看到了她,穿着火红的长裙,躺在满是死人的万人坑里,瞪着双眼死死地瞧着她,

“替自己报仇……替我们报仇……”

那一个尸体也一个个都睁开了双眼,对吴大龙诉说着他们的忧伤。

……

吴大龙突然从恐怖的梦中惊醒过来,胸口的心跳还因为梦中的惊吓剧烈的跳动着,原来他最后也未尝站够24时辰,就因为体力不支昏倒在了篮球场上。后来上尉担心吴大龙就那样死过去,找来了医师给她打了两针,那事后他居然又昏睡了一天一夜,那才醒了复苏,令她想不到的是,站在床边关注的望着友好的人,竟然就是害他被罚的丁晔。

丁晔:“吴大龙,我清楚你不服气。但您我都是兵家,是同步出生入死的兄弟,我……”

吴大龙摆了摆手,打断了丁晔的“解说”。

吴大龙:“不用洋洋万言了,我领悟了。”

丁晔一愣,他本认为又要跟吴大龙唇枪舌战一番的。

吴大龙:“只要能杀鬼子,其余的事,无所谓了。”

丁晔:“嗯,对!你能这么想就太好了!我还想着……”

“到了!到了!”顺子大呼小叫的冲了进来,打断了丁晔。

丁晔:“你瞎嚷嚷什么?”

顺子:“到……到了!”

吴大龙:“什么到了?”

顺子:“苏联的坦克!新坦克!到了!”

【战争历史小说】烈火战车(连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