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龙百灵抱着木崖雪化作一道闪电消失不见,双腿竟像是灌了铅钉在地上

第二十二章  再闻天诛

第十三章  九幽山洞

木崖羽闯进洞里,霎时一股恶臭迎面扑来,就如掉进了粪坑,那口味像是透过皮肤钻到身体里,令她深感阵阵眩晕,急迅掩住口鼻,皱着眉头,平息了一会儿睁开眼,借着微弱的光仔细的估价着洞内,心下骇然没悟出九幽宫下竟是还有这样一处洞口,只是那洞到底是作何使得如此隐蔽,扫视了洞顶一番,目光移向对面,猛然的觉察两条垂下的铁链竟拴着一个人,这~那头发长的居然垂到了地上。

龙百灵长舒了口气,站起身悠悠的商事“我只好帮您到此处了,但愿能寻到方法救你”,她抬开头望向天空,感到两股熟习的气味正急匆匆的向那里靠近,是段英武的爹妈,转身欲走,忽然想起木崖雪与蓝朵儿还被自己禁锢在水边,飘身来到多人前后,右手一挥困住几人的电网消失。

木崖羽立刻吓得心惊胆落,急忙捂住嘴生怕自己的惊叫声吵醒他,整颗心提到了嗓门,咚咚的心跳声牵动着每一根敏感的神经,那~这难道是私家?不会是哪些妖鬼怪怪吧?

木崖雪腾的一念之差从地上弹起来,右掌冒着森白的寒气,劈向龙百灵的人脸,龙百灵形影不离的站在那边,眼见手掌就要碰触到鼻尖,突然抬起右手点住木崖雪的招数,木崖雪吃痛惨叫一声,整条右臂立时倍感麻木的使不出半点力气,接着眼前一花,龙百灵已不知所踪,只觉得后颈被人轻轻的点了须臾间,眼前一暗,倒在龙百灵怀里。

木崖羽脑海中突显出一副呲嘴獠牙的恐怖画面,连忙摇摇头驱散怪异的想法,一阵寒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胆怯的向四面八方看了看,发现并未什么出格,咽了口唾沫,壮着胆子转身刚想悄无声息的走开,“扑通”一声趴在地上,双腿竟像是灌了铅钉在地上。

“崖雪~”蓝朵儿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双腿却不争气没有一点感性。

木崖羽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动了动双腿,暗骂它不争气,关键时候掉链子,那是赤裸裸的策反啊,平复了须臾间情感,重新抬伊始看向对面,锈迹斑斑的铁链,黑漆漆的石床,若是仅仅如此倒也没怎么可怕的,只是这垂及当地的毛发太过瘆人。

“要救回木崖雪,让木崖羽自己来东峰”说完龙百灵抱着木崖雪化作一道雷暴消失不见。

她究竟是如何人怎么会被拴在那里?太惨了被那对铁爪透胸而过那得多疼啊,他会不会是死了,要不刚才摔倒这么大的响声怎么会没半点反应,哎,死了同意,都被折磨成那样了,死了相反是种摆脱,转念一想,不对,他如若死了,万一有人要对姨母跟雪儿不利怎么做,到底是哪个人这么残酷?

烈烈的朔风呼啸而过,满天的雪花不精通刮了几百年了照旧这么没有新意,东峰九幽宫后山绝壁,寒冰千年不化,往下不知是向阳何方的无尽深渊,那里鲜有人光顾,就连宫主木紫衣也只是站在宫殿窗前瞅着广大无尽雪海悠悠叹气,不过又有何人会想到山腰处竟会有一个极为隐秘的洞穴。

木崖羽试了瞬间发现腿能动了,挣扎着从地方站起身,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犹豫了一会,从本地上捡起一粒石子,用力丢向那人,石子打在那人肩头又达到石床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那人一动不动没有其它反响,木崖羽不放心,再度捡起一块稍大一些的石子扔向那人,如故只有石子落地的声息,难道真的死了?

洞口足有三米多少宽度,倒挂着数根细长的冰柱,只留下窄小的空子,洞内不算宽敞也尚无什么样稀奇的地点,洞壁全都被厚厚白雪覆盖着,闪烁着亮晶晶的寒光,偶尔能听到“叮叮”的声音就好像夏日麦田里拔出的声音,也许那多年来寒冰也在不停的发育,墙根生长着几簇雪白透明的小草。

木崖羽如临深渊的迈入挪着步履,双腿抖得厉害,胸口像是放了一块大石头压的人透不过气,小心翼翼的协议“你~你死了吗?”,回头一想又认为难堪,哪有人说话就问人家你死了吧,那不是咒人家啊,随即改口道“你~你是何人?能说句话吗?”,洞内静悄悄,等了漫长也不翼而飞动静,汗水顺着额头流下,几分钟的日子像是过了多少个百年,难道真的死了?

一道雷暴穿过缝隙出现在洞内,赫然是从九幽宫离去不久的龙天行,只见她冷着脸表情颇为不悦,目光在洞壁内环视一圈,落到正对着洞口的底限,那里同样被寒冰覆盖没有丝毫不比,龙天行走到石壁跟前,墙上映出了她的阴影,脚边生长着一簇颇为精神的小草,蹲下身拨开草丛,墙根上竟然表露一个洞口,龙天行伸手在洞内摸索了阵阵,然后做了一个拉的动作,只听“噌噌”的阵阵声响,面前的石壁居然打开,再一次暴露一个洞口,那是洞中洞。

木崖羽咪了咪干燥的嘴唇,全身像是一根绷紧的弦,那要是黑马的来点什么稀奇古怪的声息,猜测会“啪”的一声断掉,距离床边唯有一步的远了,木崖羽实在没有勇气用手拨开灰白的长发,何人知道那前面到底暗藏着怎样可怕的东西,或者是一张非凡腐烂的脸又或者一颗白花花的尸骨,看了看乱糟糟的地头,不远处竟发现了一根树枝,木崖羽心中一喜,弯腰捡起树枝,鼓足了勇气,向前探直身子屁股却留在前面,树枝轻轻挑开发丝,黑漆漆的怎么着都看不到,木崖羽心底升起一股冷空气,脑海中蹦出一个吓人的动机,难~难道仅仅只是头发,那~那脸呢?

一层淡红色的光幕隔在两洞之间,那是她协调设下的结界,你早晚很猜疑就连木紫衣都不知情那里有处山洞,龙天行又怎会了然并且如此稔熟,因为此洞就是他自己打通的,龙天行抬脚走进洞内,一股恶臭迎面扑来,相比较于外界这里却是别有洞天,幽暗的四壁没有一丁点的寒冰,一张石床横在无尽与墙壁连在一起,石床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男儿,低垂着头,满头的银丝一向垂到地面,四只大铁爪透胸而过之后牢牢的扣住肩头,身后两根铁链将她拴在墙上,洞顶同样垂下两根铁链锁住他的招数,将胳膊吊起。

“啊~”

听到有声音,男子抬起来拉动着铁链“哗哗”作响,脏乱的毛发遮住他的脸看不清模样,下颚的胡须足有半尺长垂到胸口,一对抑郁、哀伤、愤恨的光点透过发隙落在龙天行脸上,就好似黑夜躲在灌木丛后恶狼的那两粒幽光,只是少了不怎么强暴,他的心里竟也好似龙百叶的相似,密密麻麻全是鞭子抽过的伤疤,男子太瘦了,瘦的皮包骨头,腹部深陷,一根根肋骨清晰可知。

出人意外发丝后探出一个吓人的事物,整个身子向木崖羽扑来,来不及看仔细,木崖羽霎时吓得肝胆俱裂,一臀部坐在地上,双脚蹬着当地也不明了何地来的力量与发现,三两下便逃离了三米开外,呼喊声愣是卡在喉咙发不出半点,那人张牙舞爪疯狂的扯动着铁链,却已是够不着,木崖羽趴在地面喘着粗气,一阵后怕,庆幸自己跑的快,那倘若被诱惑猜想那会都成碎片了,那~这究竟是的怎么着东西?

龙天行面无表情的望着男人,抬手转动左手边墙上的按钮,“隆隆”石门应声而关,洞内一下子暗了诸多,随手取下挂在墙上的一条银鞭,那根银鞭是由一圈圈银片构成就就像排列有序的鱼鳞,只是鱼鳞紧贴着鱼身而它们却是开着,可以想像银鞭抽在人身上,银片嵌入身体带下去的那将是怎么着,那是血淋淋的一缕缕肉丝。

“龙天行我要扒你的皮,喝你的血,我要把你撕碎,啊……”铁链拉动的哗哗作响,被铁爪穿过的心坎涓涓流淌出暗粉色的液体,已经分不清是血仍旧铁水。

杂草般的发丝后传出“嘿嘿”一丝冷笑。

“龙天行?他难道把自家真是龙天行了?难道是龙天行将她收监在此地?那他到底是哪个人?”木崖羽思绪翻飞,急迅站起身,先前的惊惶失措一扫而空,他后天只想掌握事情的前后,走向前问道“你看仔细了,我不是龙天行,你到底是哪个人?为什么会被囚系在此间?”

“你又来看本身了?是顺道吧,还不死心?你那种弑师杀妻的禽兽尽管再怎么伪装,灵魂中那股从内而外的这股恶臭也是覆盖不掉的”男子声音沙哑而低沉如同穿着一双鞋在地上摩擦。

“你说您不是龙天行?听声息实在不像,你身上也远非戾气,然则我看不清,你走近点”那人声音沙哑强硬令人心盛厌恶。

“你住嘴~”龙天行眼神一寒,挥手间银鞭发出一声利啸似乎灵蛇吐信舔在男子胸膛,立时扯下一片深情,银鞭上鳞片的缝隙处挂满了碎皮,血哒哒的滴在当下的石板上,声音相当清脆。

木崖羽壮着胆子走到那人跟前仍旧维持着平安的离开,只见两点微弱的光从那灰白相间杂草般的头发中透出,就如黑夜里藏在灌木丛中的那油绿的狼眼。

男人双手死死的拽紧铁链,一声未吭,牙齿咬的咯咯响,发丝后传出沉重的呼吸声,胸前的鲜血顺着干瘪的肚皮淌到床上。

“你真不是龙天行”发丝后的两点光重新隐了回到,那人的响声很低像是喃喃自语,也许那一个新闻他索要思考一下才能肯定它的实在,突然发丝后的两点光再一次亮起,沙哑的鸣响近乎鞋底用力的摩擦着本地“固然你不是龙天行又能怎么?那地方只有她明白,十多年了从未有人发现,偏偏你一来就意识了,你早晚跟她脱不了干系,你~你说你是或不是为着《天诛经》来的?”

“为何?你只是是一不足为旁人道凡人,凭什么老不死的好听你,就连她也看中你,为何?我究竟哪点没有你,我自小跟随她,将她身为自己那辈子最拥戴的人,而你却是他从路边捡回的一个废品,我不服,我不愿”龙天行右手握着银鞭指着男子,双目充血,手上的动作突然越来越快,男子身上爆开一朵朵血花,血雾弥漫,恶臭混合着血腥味令人头疼,铁链“哗哗”的摩擦声迎合着银鞭抽在人身上的沉闷声,像是在演奏一曲美妙的乐曲。

木崖羽吓了一跳,心想那人果然有毛病无法靠的太近,《天诛经》?那要么她第两回从活人口中听说,以前翻遍了天录阁也没找到那本神话中的经书,那人怎么会精晓,他究竟是什么人?

不知过了多久,龙天行为止了手上的动作,冷冷的望着万物更新的男人。

“你怎么会知晓《天诛经》的?你到底是哪个人?”

男子的肉身不再经受银鞭的抽打像是松了口气,紧攥着铁链的双手松手无力的着落着,“噗”发丝后喷出一团血雾,片刻后传出男子哆哆嗦嗦的声音“嘿嘿,你~你真想精晓干什么?那~这自己就告知你,你哪个地方都不如自己,紫衣一辈子都不会跟你在共同,你只但是是一只空有一身皮囊的臭虫,臭不可闻,哈哈哈”

“哈哈,果然是随着《天诛经》来的,小子你绝不痴心妄想了,龙天行真是个白痴,居然会找个毛都没长全的傻子来套我话,哈哈”那人哈哈的大笑。

龙天行身体略微发抖,双拳紧握,幽暗深邃的眼睛闪烁两团愤怒的电花,一个健步瞬间出现在男子跟前,右手死死的挤压他的喉管,恶狠狠的商谈“我是臭虫你又是何许,你还不是一模一样被自己踩在脚底下,快告诉我《天诛经》到底在哪?我得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你果然是个疯子,差不多不可理喻,我跟龙天行没有半毛钱关系,你爱信不信”木崖羽气呼呼的商谈。

“可~可自己还不想死”男子脸色酱紫,眼睛红彤彤布满血丝,嘴角挂着不以为意轻蔑的笑容。

“呦,脾气还挺大,装的也丢三拉四,罢了罢了,这么多年不菲见生人,排解一下寂寞也好,就当您不是龙天行的人,那你告诉自己你是怎么找到这些洞穴的?还有来山洞做哪些?”那人垂着无力的身子自由的荡漾,像是一只挂在钩子上的瘦猪。

龙天行见他如故不肯和平解决,手上逐渐用力,男子喉咙发出“咔咔”的声音,眼睛开端翻白,就连舌头也吐了出去,肉体不停的痉挛,眼见就要足够了,龙天行突然松手手,脸上浮现阴狠的一言一行,说道“想活?那好,我就让你活个够”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乳白色的瓷瓶,打开盖子,瓶中散发出悠悠的绿光,龙天行将瓶子递到男人尾部,轻轻的扣了扣,一个藏蓝色的光点落到头发上,一眨眼之间间便收敛不见了。

“是磷虫?”

男士不驾驭哪个地方来的劲头竟“噌”的一念之差从石床上站起来,声音中透着惊恐。

“嘿嘿,没悟出这么长年累月你甚至还认识,对了本人怎么给忘了,那磷虫仍旧您从阴魂峡谷带回到的吗”龙天行得意扬扬的商谈。

“当年不~不是毁了啊?”男子可疑的问道。

“毁了?如此佳绩的层层之物毁了岂不太可惜,你就美丽享用那蚀骨锥心之痛吧,希望我下次来的时候,你会学得乖一点,哈哈哈”龙天行仰天大笑走到洞口将银鞭随手挂在墙上,突然回过身颇为潜在的瞅着男人,说道“惊泣,我一贯不晓得,你开玩笑一个凡人怎样能忍受的住那样非人的患难,铁爪穿骨,我记念那时候铁爪还一向不生锈近日却已……,还有数十年的银鞭舔舐,身上的皮肉臆想已经脱了好几层了呢,是哪些扶助着你吧?让自身预计,是对紫衣的爱?依然对崖雪的惦记?”

男人心理变得可怜激动,疯狂的垂死挣扎,口中发出就好像老牛般“呼呼”的喘息声,身后的铁链“铛铛”作响。

“惊泣,你所有的上上下下都将会是自个儿的”龙天行转动按钮,石门应声而开,舔舔干涩的嘴皮子阴惨惨的合计“任紫衣怎么样也想不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婿就在身边,将来有那么一天她娇喘的呻吟声将从那九幽峰顶传下来,哈哈,惊泣你就完美无缺享受吗”龙天行迈步走出石洞,回身笑盈盈的看着男人,石门缓缓的落下,石门后传出男子雷霆大发的咒骂声“啊,龙天行你那畜牲,你不得好死,我死后誓要化作九幽厉鬼日日夜夜向你索命,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