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紫千红,李孝恭平灭萧铣后

文|大唐遗少

图片 1李孝恭
李孝恭为唐开国元勋,灭萧梁,破辅公祐,平定江南。为人性情奢侈豪爽,后房歌姬舞女达一百余人,可是待人宽恕谦让,没有骄矜自得之色,故而光孝皇帝、天可汗都对她极度亲待。
李孝恭简介
李孝恭(591年-640年),光孝皇帝光孝皇帝从侄,伯公李虎(第三子李昞即高祖之父,第七子李蔚即李孝恭祖父),明代八柱国之一;大伯李安,隋领军少保。后梁前期,光孝皇帝在晋阳出动,攻克长安后,下诏拜李孝恭为山南道招慰大使,领兵出巡巴蜀地区,连下三十余州。随后进击朱粲。大破其阵,俘获其众,诸将都说:“朱粲之徒杀食活人,是邪恶之贼,请将他们坑杀。”孝恭说:“无法如此。方今列城尽在寇境,如获敌则杀,以后还有何人归降呢?”全都赦罪释放。由此缘故,传檄所至之处,相继归附。
武德三年,李孝恭遵循托塔天王的提出,向李渊献计进攻萧铣的割据政权,李渊格外欣赏他的预谋,任命其为信州负责人,并让托塔天王为其上卿。武德四年,李孝恭被任命为荆湘道行军管事人,统率水陆十二支部队从夷陵出发,击破萧铣二镇之兵。萧铣自度救兵难于急至,于是亲自巡城下令投降。李孝恭把萧铣用囚车送至京师。
李孝恭平灭萧铣后,被拜为寿春大管事人,岭南四十九州皆望风而降,光孝皇帝大喜,任命他为宛城大负责人,下诏画工图其战胜萧铣之状以呈进朝廷。李孝恭治理益州英明,大力开置屯田,创立铜冶,以便利百姓。不久迁任襄州道行台左仆射。这时岭表地区还未平息,他便各自派出使者抚慰,其投诚归附者有四十九州,使朝廷号令畅通于黄海之滨。武德六年,杜伏威的部将辅公祏反唐、杀王雄诞、率部占咸阳。孝恭率兵前往宜昌,托塔天王、李勣、黄君汉、张镇州、卢祖尚全都受他指挥。
出发以前,大飨将士,杯中之水忽变为血,在座者脸色尽变,孝恭举止自如,从容不迫地开导说:“祸福无门,惟人所招!我没做什么负心事,诸位不必为自家如此忧虑。辅公祏擢发难数,近日依靠朝廷威灵以问罪致讨,杯中之血,乃是贼臣授首的前兆而已!”一口饮尽,众心遂安。辅公祏部将冯惠亮等人守险邀战,孝恭坚守壁垒而不对战,派出奇兵断绝贼寇粮道,贼众渐饥,夜逼其营挑衅,孝恭坚卧不动。第二天,派出羸弱兵卒前往贼营挑衅,令卢祖尚挑选精骑蓄势待发。不一会儿羸兵退却,贼寇追克服卒甚为狂妄,与祖尚之军相遇,应战一场,力克其众。惠亮退守梁山,孝恭乘胜攻破梁山别镇,贼众赴水死者数以千计。
武德七年一月二十四天(624年5月21日),辅公祏穷蹙,放任丹阳出逃,孝恭派出骑兵穷追,俘获辅公祏于武康。二十九日,李孝恭杀越州尚书阚棱,江南围剿。拜海口基本上督,江淮及岭南诸州都归他所管辖。隋灭乱起,李氏家族除广孝皇帝带兵纵横天下外,宗室中只有李孝恭一人能独当一面,并立有大功。孝恭五回手败大寇,北起郁江,东包密西西比河,越岭而南,尽归他统管。由此想以威名夸示远俗,便修筑宅第于石头城中,设立哨所往来巡察以维护自己。有人诬陷他叛变,由此被召还首都,颇受有关单位追究盘问,既无证据,便被特赦为宗正卿。赐予实封一千二百户。历任金陵提辖、公州都督。贞观初年,迁任礼部太师,改封为河间郡王。
孝恭性情奢侈豪爽,后房歌姬舞女达一百余人,不过待人宽恕谦让,没有骄矜自得之色,故而李渊、广孝皇帝都对他不行亲待。功成名就之后,那位王爷不喜反悲,对左右说:“我住的大宅子真是太宏丽了些,应该卖掉再买座小院子,能住就足以了。我死未来,诸子有才,守此足矣。假如那些犬子不才,也省得这么好的大宅子便宜了旁人。”
贞观十四年,李孝恭得急病一下死掉,时年才五十岁,正当壮年。天可汗亲自举哀,哭之甚恸,赠司空、许克拉玛依尉,陪葬曹操墓,谥曰元,配享高祖庙庭。
李孝恭后代
长子:李崇义,袭河间郡王,后降爵为谯国公,历任蒲、同二州少保,大梁大概督教头,甚有威望。后卒于宗正卿。
孙:李尚旦,金陵大约督参军,为酷吏所杀。 曾孙:李仙鹤,汲郡司功
曾孙:李仙芝,金坛令 曾孙:李仙童,左千牛中郎将 孙:李尚道 曾孙:李汪
玄孙:李耸 来孙:李鼎,朝散大夫、临晋参知政事、上柱国
次子:李晦(《新唐书·宗室世系表》作李崇晦),永昌元年卒,追赠寿春少保。
孙:李荣,李晦子,嗣阖闾,为酷吏所杀。 三子:李崇真,官至岐州提辖。

上一篇 凌烟阁故事之长孙无忌——用生命守护(下)


一千四百年前,在西边大地上,生长有一棵李子树。它迎朝霞、吞雨水、汲山岳之精、饮川泽之华,根深叶茂,枝繁果累。

乘胜日月推移,在那棵结满果子的树上,有多少个超大的“奇异果”,显得高人一头,光彩夺目。

一多如牛毛风雨之后,“二果”中的一个修成正“果”,而另一个则在深度的本身维护中,早先发酸变软,并末了枯萎凋落。

李虎——李昞——李渊——李世民;

李虎——李蔚——李安——李孝恭。

天可汗与李孝恭是“长”在同样棵李子树上的八个奇异果,李虎是他俩同台的根。

李孝恭,凌烟阁廿四功臣排行第二。


公元618年,隋太上皇杨广在江都(今沧州)死去之后,远在长安的隋恭帝杨侑将皇位“禅让”给了光孝皇帝。光孝皇帝一坐上皇位,登时放眼将来,准备四面出击。

光孝皇帝很了然,阿伯丁出动以来大大小小举行的十三回大战,一再声明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一归西名训。但自己坐上了帝位,受制于身份限制,已不知所厝轻易驰骋疆场;大孙子李建成作为太子,也不可以“轻举妄动”;小孙子天可汗倒是很能打,可他从没三头六臂;四幼子李元吉只能做配菜,做不了主勺。至于此外外甥,如同可以忽略。

李渊考虑完外甥们随后,初叶考虑外甥们——光孝皇帝始终认为,无论怎么着,都不能够将队伍容貌政权交给家族以外的人。

将儿子们遍历一番过后,李渊做出决定:唐太宗虽不是无所不能,可近日地势下,也不得不当神通广大用。

于是光孝皇帝给天可汗下达了阵容安插:以长安为主题,东边、南部、北部,都由你来负担,争取几年之内,让大唐管辖的国土面积翻上几番。

若认为人手不足,可以把李道宗与李道玄(均为光孝皇帝堂侄)配给过去。

那西部呢?

南方的巴蜀之地平昔为兵家必争之地,千百年来,得关中只可以偏安一隅,得哈密与巴蜀,方可觊觎天下。自己既是准备觊觎天下,就亟须先经营巴蜀。可派何人去啊?

只好碰碰运气。

于是很快,一道圣旨下给了文职干部李孝恭(光孝皇帝堂侄)。让他将左光禄先生的官帽子先取下来,将山南(今秦岭以南)招慰大使的官帽子戴上。

让李孝恭做山南招慰大使,而不是山南道行军监护人,李渊显著经过了尖锐思考。

纵观清朝整个建政进程,达成土地统一的手法不外乎二种,一种是征讨,一种是招抚。要是是征讨,就派行军管事人(或准将)过去径直打,假诺是招抚,就派招慰大使过去直接谈。

只要谈不拢怎么做?那就跟着谈。

征讨意味着强大,招抚意味着要装得很有力。

打着大唐的金字招牌,去巴蜀走走,能吓住多少个即便多少个呢,反正带兵打仗也不是你强项——李渊没说出来,李孝恭却猜得出来。

他想告知叔父,想要挟住巴蜀人,比走蜀道都难。

花香鸟语的李孝恭一踏上了巴蜀的土地,立时做了一个简便动作,这一动作竟然让巴蜀人为之疯狂,三十余州寻日间纷纭归附!

什么动作这么厉害,大力金刚掌依然北神荼功?都不是。

李孝恭没有将小叔的“招慰”精神贯彻到底,而是稍稍做了点变动,修了一字,添八个字:招携以礼。

李孝恭带来的不是“慰”,而是“携”。“慰”使人悄然,“携”才会牵动希望。淳朴良善的巴蜀全员等来的不是豺狼,而是阿礼郎。

假使让我们流星赶月走康庄大道,巴蜀那片土地姓杨依然姓李,有那么重大呢?

李孝恭凭借着他的招携以礼,怀远以德,克制了后照蚕丛的后裔。

牛刀小试之后的李孝恭向处在长安的李渊汇报:巴蜀已经被阶段性搞定,东方却忽然冒出一个异议,顶着个吃米的名字,竟干着吃人的坏事,必要教训一下。


迦楼罗王是印度的一种“神鸟”,相传为伊斯兰教祖师爷世尊的舅舅金翅大鹏雕(急功近利的“鸩”)。出生于台湾临汾的吃人魔王朱粲,自称迦楼罗王,就是想来个大鹏展翅,吃尽天下可吃之人。

朱粲真吃人?真吃,不但她吃,他的好多手头都吃,每攻占一座城池,将装有的妇女儿童搜集起来,先挑好吃的吃,吃不完的带上路当干粮。

古代撰写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以及后来光孝皇帝派去招降的散骑常侍段确,都被朱粲吃过。

对此这一人中败类,兽中正禽,哪能不难教训?直接灭了她!光孝皇帝提示李孝恭,马上东征,会同山南抚慰使马元规、宣州抚军周超、邓州经略使吕不韦藏一起,围歼吃人狂魔朱粲!

缝隙中求生存的朱粲一族最终被李孝恭一举抓获,对于朱粲接下来的运气,大致没什么悬念。

有人曾经提议具体操作:坑之(活埋)。

但李孝恭告诉人们,现在战线的东面全是仇人的势力范围,活埋了他,哪个人还乐于过来投降?(岂有来降者乎?)在一片争议声中,李孝恭放走了朱粲
(朱粲后来被天可汗诛杀于洛水河畔)。

接下来将赦罪放人的宣扬单撒向敌区,结果是——书檄所至,相继降款。

李孝恭胃口豁然大开,信心爆棚,南边战场一宁静,立时将眼光投向了东东边的萧铣(萧皇后的远房堂侄)政权。就在一年从前,此人竟然派大将杨道生入侵峡州,主动向大唐挑战。即使最终被峡州里正许绍(光孝皇帝同窗)征服,但对此李孝恭来说,被人找上门来的感觉,着实令人不爽快。

萧铣,一个衰落的梁朝后裔,被一些好事者簇拥着,从七品的参知政事自动升级到了无品的太岁,然后趁着南陈瓦解土崩之际,侵夺了东至邢台、南至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西至三峡、北至澧水的广博土地,一时称霸南国。

但也就是一代。


文|大唐遗少

上一篇
  凌烟阁故事之长孙无忌——用生命守护(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