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缓慢地睁开双眼,相当于情人眼中的意中人

《诡梦镜中人》 第一章 镜中人 甲

刘少言


**

题记:

天地之呼吸,吾于潮汐见之;祸福素定,吾于梦乡之先兆见之。

——孙吴李淳风《断梦谜书》

第一章镜中人

陈Anne颤抖着摸过床头柜上的遥控器,狠狠地按下房间电灯的开关,即使灯光照明了每个角落,她依旧紧闭着双眼,不敢睁开。

深呼吸。

电灯发出柔和的白光像充电一般缓缓地给了他睁眼的勇气,她缓慢地睁开双眼,将睡衣裹在身上,从卧室颤抖着走到大厅。

从饮水机里流出的冷水,被倒在他同样冰凉的魔掌,又拍打在已面无血色的脸颊。

水散乱地溅开,落在他脚下的实木地板上,也溅湿了她随身的真丝睡衣。水在睡衣表面濡开成云朵般的颜色,贴在她的小腹上。一丝凉意从小腹升了四起,她直起身子,下意识地扯了扯睡衣,深深吸了口气。

一股百合花的清香袭入她心肺。她笑了,笑自己,却又有些无奈。目光落在他刚刚盛水的水杯上,下面印着的李小龙,正对着她摆出卓殊全球都耳熟能详的标记动作。

她趁着水杯一声龙吼的还要,摆出了李小龙的牌号动作,于是,变回了原本的陈Anne。女孩子天生是便于害怕的动物,却也是最善变的。刚才还因为洗漱池墙壁上的镜子而不敢进卫生间的陈安妮(Anne),满血复活了。

“假设下三回照旧那么些梦,我肯定要问问镜子里的十分人,她究竟是何人!”陈Anne小声呢喃着。

人对于恐怖的梦的恐惧,在梦与醒之间最为扎眼。因为那时候,大家甚至不可能辨认自己是身在梦里,如故具体。当人的觉察觉察到那不过是梦时,半数以上人便会如释重负。恐惧、忧伤、悲哀甚至饥饿,若不是亲历便不可以体会其真正滋味。你有多痛,或是多苦,又或者多惨、多怕,那多少个感到始终是您自己的,不可以传递给别人。正如人家把他的梦魇讲给您时,无论她怎么绘声绘色、声情并茂,你都无法感受到他在梦中所遇到的害怕。

陈Anne拿着抹布,一边蹲在地上战战兢兢地擦拭着地板上的水泡,一边纪念刚才分外惊恐不已的梦中的细节,突然意识到,这一次的梦魇和明天的似乎是一模一样的。

何以又是这么些梦?那早就是第三回了。

眼镜里的人是什么人?她想告知我怎样?……

一大堆问题涌了出来,无解的堵在胸口。

“或许,在梦里本身漏掉了怎么样?”陈Anne手里的抹布被攥紧,水再度落在地板上晕开……

他迟迟眯起双眼,梦里的境况又再次露出了出去。

陈Anne看见自己赤裸着双脚站在屋前的空地上。

因此他的双眼,穿过葱郁的竹林,不远处便是一片稻田。金藏蓝色的大豆犹如黄金铺就的海域,正乘着风撒欢,金色的浪花翻滚着直逼干净如水晶般的晴空。四只不盛名的鸟穿梭在竹林间的梧桐树上叽喳着。

身后的屋子里传来一个女性的声响,“安妮(Anne),快进来,等会有外人来。你不好好梳个头啊?”

她及时转身朝房间走去。脚底传来隐约的疼痛,那是脚踩在泥里砂砾上的感觉。

那是一栋陌生而熟悉的老房子,陌生是因为早已醒来的他确定自己平昔不到过那里,熟谙是因为那栋房子早已在他的梦中出现了一回。

老房子肯定已经经历了至少上百年的风霜。

白色的外墙显得有点破败,夹杂着剥落后的青灰与水浸后的灰黄;青青色的雨搭、瓦片与砖花小窗,倒是有着说不出的清爽,檐口飞翘处似乎石雕的某种小兽;两根垂直的木柱隐隐还可见曾经就像红漆染就的,稳稳地落在篮球大小的的圆石上,原石上的花纹同样也是歪曲不清无法识别;半开着的木门不知是因为昏暗仍然老旧看已不出颜色,唯有高高的奥妙相当始料不及的立在门前。

她掌握地跨过门槛,却在不留意间蒙受了门。木门发出一声绵长得稍微难听的“吱呀”声。屋子里的女生,和她年龄相近,是她从未见过的姿容。

太阳从称不上是窗子的窗子里漏进来,浑浑地洒在屋子里。

屋里的农妇扎着马尾辫,穿着一身奇怪的衣服,胸前别了一枚像章。女子微笑着对陈安妮(Anne)说,赶紧吧,再不梳头就真没时间了。

女士一边说着一边亲亲地拍了拍她肩膀,示意他在大团结眼前的梳妆台前坐下。或者那只好算是简易梳妆台,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张有镜子靠着墙壁的旧木台而已。安妮(Anne)拿起女人备在台子上的梳子,拢过自己的长发,轻轻地散落。木梳一回遍划过每根秀发,直到它们变得顺滑如丝。她把头发捋在脑后,并未急着将它们编起或是盘好,就那么随性垂坠着,然后初始专心地收拾缠在梳齿间的毛发。她收拾得不得了缓慢,就好像是怕扯断缠绕在梳子上的毛发。过了好一阵,她好不简单扯出缠绕在梳齿间的长发。阳光从窗子斜射在头发上,发丝溶进了金色的阳光,若有若无,像极了金丝。她将毛发再次整理好,抬头望向镜子准备将它们扎起,却被眼前的风貌钉在原处。

眼镜里不是他!

不是刚刚安静梳头的他。

也不是此时呆若木鸡的她,而是一位面无血色、苍白而面黄肌瘦的巾帼。镜子中巾帼的眼力犹如一道带血的雷暴击中镜外的陈Anne,她难以忍受打了个寒战,从毛骨悚然的迷梦里赫然惊醒。

地板已被擦拭干净,恐怖的梦的登高履危也随着地上的水痕消逝。

陈Anne蜷着双腿、背靠沙发,眼睛盯伊始中刚晃动过的高脚葡萄酒杯。挂在杯壁的苦艾酒,以无限缓慢的进程下降。在第二次梦到那些恐怖的梦之后,陈Anne就以为那不是一个家常的再度。清醒时的自己,摆脱了梦中的恐惧,她的情绪学专业知识便开头盘算理性的分析梦中的细节。她反复提示自己,即使自己又重新入睡,尽量要按压住自己心灵的畏惧保持镇定,最好能试着跟镜子里的半边天对话,或许梦会就此解开。

其一次,她又进入这些重复的睡梦,却依然没能达成和镜中人对话的想法。那眼神的穿透力太强,强到竟不可能抵御。

梦的开首是那么的温和、宁静,使得身心完全放松并沉醉于那祥和、美好之中。在那样美好的地步之中,忽然被那么诡异的镜中人击碎,强烈的距离将末了的害怕无限放大,即便是有着心绪学博士头衔的陈Anne都无法儿将心情控制自如。

大家几乎都有接近的经历:当大家正沉浸于本人的世界中间,哪怕是客人轻柔的呼唤,或是在肩膀上轻轻的一拍,都能暴发吓到惊魂的功效。

而以此梦最让陈安妮(Anne)狐疑的是:梦中所见的有所东西,都是他没有遇见过的。若是组合那几个梦的装有细节都不是现已存在的回忆碎片,那么这一个细节从何而来?在梦里,她唯一熟谙的,便是友好。但是到最后镜子里体现的祥和又不是团结。作为持有美利坚合众国有名大学心绪学大学生学位,已治疗过无数个感情疾病患者的她,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就像是不适合弗洛伊德梦的辩护!

她生于美国、长于U.S.,回到故乡——中国,新加坡也只不过不到7个月,而且那7个月间,她没有有偏离北京,也从未去别的城市旅行的布置。她愿意工作能尽早的步入正轨,好让投机不必被父母看到灰头土脸回到U.S.A.的后果。

陈Anne呡了口葡萄酒,让熟习的单宁在舌尖滚动。

酒滑入喉咙的还要,她放出手中的高脚杯,拿起手边的记事本在上头写道:那多少个妇女首次面世在梦里时,比第二次胸前多了枚像章。可是,像章上的头像,并未看清……

待续

抛却万贯家财,

那是惊鸿一瞥

自己剪尽虬髯须

由此,镜子里只有自己自己的时候,我都是在看着本人的胡子生长。

任凭自己把胡子刮成什么,它总会复原成原本的模样,月半而已。我渐渐享受那其中站在眼镜前的进度,它在一点点地长,如同我又变成了原本的协调,那种感觉很想得到,像是伤疤的伤愈,只可是,胡子可以没有痕迹,人心灵却多了多少个针孔。

红拂袭后,便醉了都市。

出尘啊,仲坚是或不是记得”

文/远方不远

今日绿云沥酒,

2015.11.4于九龙湖

本身一度在那时辰时问过,“你私自这些男人该是世上最丑的呢。”她说,“是的,世上最丑,然则自己最欣赏。”我因为得了一个最字而得意,久之,那个最字便没有了,丑不丑成了一件无所谓的事务,喜不喜欢如同也变得不太主要。

心理俊伟

图片 1

自家把攒了众多年的胡子,用刀子一偶发地刮掉,然后站在镜子前。

眼镜是不虚假的,它和胡子一样,从没有遮掩我的无视不了的情欲,春风吹又生,可惜总是谱成一支秋赋。胡茬是上一季留下的,如似针毡,唇间的小胡子最不安分,髭是风骚成性,刚一冒出来,便把嘴唇包围,它就如在说,男人同女子分歧,下面的嘴才是命门。

纵使自己赤髯成虬,

镜中人,情人眼里的意中人

颔下的胡须叫作须,见风便长,它们能长得很长,在风中彩蝶飞舞,长到早晚长度了,两根手指便捻了上来,散文家说,“吟安一个字,捻段数根须。”捻断的不单是胡须,更是精血的凝结,精又是大人给的魂。

胡子大爷

雨打芭蕉了一夜,晨起,她在梳妆台前眯着双眼,耷拉着脑袋,牙膏的泡泡一不小心就溢出了口角,你披一件睡衣,悄悄站在他的末尾,等她逐渐睁开双眼的时候,伺机抱住他,似乎你便成了她的世界。那样,镜子里就应运而生了多人,那是情人间最美好的一刻。

假如镜中唯有她,我倒是可以对话,“出尘啊,胡子刮了,如故不是最丑啊。”

有时候,镜子里不曾三人,也平昔不了上下一心,只现出旁人的时候,这必然是幻想了,一个生出在夜间的梦,天中云黑,寒风黢黢,长发的半边天一袭白衣,那倒是很少出现在自我的梦里。

武器十万卷覆扶余

“风尘中本人找到了你,

镜中人,相当于情人眼中的意中人,那是杨季康先生说的。

实际上,能从镜子里见到人,终究是好的,或是看到自己,或是看到客人,最好的莫过于多人还要出现在镜中。

当三个人同时出现在镜中的时候,往往万分尊崇。情人间几度分离,聚首时难解难分,春宵里深情厚意,两具胴体的依恋,舌尖在锁骨间游走,臂弯里的人儿,相拥之紧,天涯间的相距减弱,时空凝结,巴山夜雨涨满了秋池。

当自家须寸已成,末梢蜷曲,髯早就草木丛生了,正好连面回环,早年读《虬髯客》,便学会了那么些字,还写了那首诗,其实是想自己做了这厮,不曾想后来协调的故事真是当年的一语中的,格局总是这么类似。

你仍然夜奔了药师靖贤。

好不简单截止了君临天下。

以至于最终,镜子里便只剩了自我一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