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显赫的莫过于陈圆圆与董小宛,而对冒辟疆这样的心心相印

层层一:陈圆圆/我捧你时,你是个杯子,我松手时,你就是玻璃碴子

图片 1董小宛与冒辟疆
说起冒辟疆,很三个人都会羡慕她的“齐人之福”,一生经历十位漂亮的女孩子,其中不乏陈圆圆、董小宛这样的风华绝代名妓。那么与冒辟疆有关的这十位漂亮的女孩子都有什么人呢?
王节
与冒辟疆最早在一块儿的是秦淮歌妓王节。崇祯三年春日,20岁的冒辟疆第一次到大阪秦黑龙江畔的国子监插手乡试。十里秦南平岸武定桥和钞库街之间的旧院,与贡院隔河相对,这里南曲名妓云集,是立时举子们最欢喜去的地点。冒氏在此间首先结交了“有姿色”名噪秦淮的“王家三胞胎”中的堂姐王节娘。这段艳迹在冒氏的文友锡山黄传祖《奉祝辟疆盟兄暨苏夫人四十》一词中曾有提及:“金陵握手钱郎席,王姬劝琖淹遥夕”,词中的“王姬”即指王节。据余怀《板桥杂记》载,王氏后来从莆田顾不盈和王恒之。
李湘真
冒辟疆在与王节交往的同时,又结交了秦澧水桃叶渡上的另一位南曲名妓。李湘真,字雪衣,南曲中称她为十生、李十娘。她长得娉婷娟好,肌肤如雪,人很慧巧,特别是一双眼睛灵动有神,“既含睇兮又宜笑”,为另一本子的“秦淮八艳”中人。据载:冒氏在金陵时,在李十娘的“寒秀斋”淹留最久,是“冒公子的红颜知己”。十娘通常严肃声价,平日称病,不自妆饰。鸨母爱抚她,顺从她的意愿,亦平时婉言谢客。而对冒辟疆那样的亲切,十娘则是欢情自接,嬉怡妄倦。自崇祯三年至南明弘光元年,冒辟疆先后6次赴金陵乡试,都与李姬有往来,还向她学唱安徽端公戏。崇祯十二年乡试从前,学使倪三兰出了30道时文题,让考生在入闱前交稿。冒辟疆白天没空应酬,利用中午与十娘同寝之时,每天打一腹稿,一个月间,竟成功了30篇时文,社友们交口赞美,十娘也非凡欣赏。50多年后,冒氏在《和书云先生已巳夏寓桃叶渡口即事感怀原韵》一词中忆起自己年轻时的“秦淮风流”往事时说:“寒秀斋深刻黛楼,十年酣卧此芳游。媚行烟视花难想,艳坐香熏月亦愁。朱雀销魂迷岁祀,青溪举世无双尽荒丘。名嬴薄幸忘前梦,何处从君说起来。”
陈圆圆
据冒辟疆的词友陈维崧在《妇人集》中记载,崇祯十四年夏日,冒氏途经莱比锡,经同乡许直推荐慕名去阊门外的横塘寓所寻访梨园名伶陈圆圆,五人一见钟情,一夜之情,令冒公子自谓“欲仙欲死”。当年秋季冒氏携母马恭人赴约再访陈圆圆,当面与圆圆订下了“嫁娶之约”并相约过年择日迎娶。可是到了第二年十月,陈被当朝田贵人的父兄田畹(亦说为当朝国丈嘉定伯周奎)强买去香水之都欲献给崇祯帝争宠未果,随后被当即的明辽东总兵吴三桂纳为小妾。李自成进京后,陈又被李的大将刘宗敏掠去,惹得吴三桂“冲桂一怒为人才”引清兵入关……否则“冒董姻缘”就要改成“冒陈姻缘”了。陈圆圆(1615?-1681年),名沅,字畹芬,南通武进人,晚年入道门,法名寂静,字玉庵,卒于甘肃。圆圆本姓邢,因家贫从小被卖给陈家戏班,改姓陈,寓居科伦坡秦淮,当时已是“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的金陵名姬,与董小宛同为“秦淮八艳”之一。
董小宛
崇祯十五年七月十五日,冒辟疆早前结识的陈圆圆的“姊妹”、原大阪秦瓯江上的南曲名妓董小宛从斯特拉斯堡来到如城从良,初叶冒氏将他安排在“水绘园艳月楼”内辟为“别室”,第二年3月正式立为“如夫人”。这一年,小宛20岁,冒氏33岁。董小宛,名白,字宛君,一字青莲,先天启四年生于圣彼得(彼得)堡,“秦淮八艳”或“金陵八艳”之一,饮“针神曲圣”之誉,跻身“中国太古十大名厨”之列。据冒氏本人《影梅庵忆语》称:她与冒氏在乱世中相伴9年,殁于清顺治八年十一月首二日,享年28岁,葬于如城南郊“影梅庵”侧。但后者存疑较大,很可能在1645年在离乱之中死于清兵之手,时年22岁。董小宛一生无嗣。
麻姑
冒辟疆的还要代词友江都吴绮在《悼董宛君》中云:“麻姑去后岳母闲,独剩双成又早还。”推究诗义,冒氏尚有妾室“麻姑”在董小宛在此以前去世;“双成”或指及时已归冒氏后来续纳的蔡、金二妾。麻姑事迹不详。
吴蕊仙
名琪(“琪”亦作“淇”),别字佛眉,明末长洲人,世居花岸。其外公吴挺庵在今天放在方伯,岳丈吴健侯官至孝廉。吴的女婿管勋,是冒辟疆的复社好友,因反清事败遇难。吴只身渡江投奔冒氏,冒将她安置在“洗钵池边的深翠山房”。吴女来到水绘园的时候,恰巧小宛刚刚回老家,冒吴二人同病相怜,日久生情。但新兴吴面对冒氏已纳婢女吴扣扣这一真相,不愿参与其中。为避开争论,她在给冒的诗中写到“自许空门降虎豹,岂容弱水置鸳鸯”,“绮罗自谢花前影,笠钵聊为云中人”,表示友好愿意遁入空门的想法。冒氏不好强留,便由吴女自己挑选,在城南杨花桥旁盖了一座小庙,名号“别离庙”,吴自号辉中,从此告别红尘。吴女死后,冒氏曾孤单前往悼念并有题词刻石庙中:“别离庙,春禽叫,不见当日如花人,但见今日话含笑。春花有时落复开,玉颜一去难复来。只今荒烟蔓草最深处,愁云犹望姑苏台。”
吴扣扣
清顺治十八年,51岁的冒辟疆择定当年中秋节后的第二天正式将贴身丫环吴扣扣升格为妾,不料吴女在十一月间猛然生病,于腊八节后二天病亡,年方19岁,但“吴如君”的名份已定,事实上他也已经是冒的人了。顺治六年,已嫁给冒辟疆数年的董小宛一见就将其买作婢女,并对冒氏说:“那小孩是君他日香奁中物。”后来果为冒氏最宠幸的小妾之一,冒氏在《影梅庵忆语》中亦对吴姬有美言,冒的相知陈维崧还专为她写一篇《吴扣扣小传》。
蔡女萝、金晓珠
蔡女萝(“萝”亦作“罗”),名含,号圆玉;金晓珠,名玥(“玥”亦作“钥”),一字玉山。俩人均为麦德林(Fast)吴县人,后来如归冒辟疆,蔡工画,金治印,时称“冒氏双画史”,现有少量与冒氏合璧的画作存世。董小宛在世时,二人难得宠,赋闲于“染香阁”作《水绘园图》等,艺术成就颇高。董卒后,清康熙四年和六年,冒辟疆分别在55和57岁时将二人正式纳为妾,蔡享年40岁,金卒于其后,传二女亦先后葬于“冒家龙圹”,世称“蔡夫人”和“金夫人”。
张氏
康熙17年,冒辟疆68岁时续纳张氏为妾,后来张还为冒氏生了一个姑娘。张氏生卒不详,传卒后亦葬于“冒家龙圹”。
另据文献载:崇祯九年十二月中一,冒辟疆和金沙张明弼、吕兆龙、盐官陈梁、漳浦刘履丁在歌手顾媚的眉楼结盟,冒氏与秦淮八艳之一的顾横波和南曲画姬范珏亦有染。

梁小冰版陈圆圆

几百年前的秦格尔木河,香艳得如一部传奇,在这不灭的传奇里,秦淮八艳当之无愧是最瑰丽的女主角。而在这多少个例外档次的半边天中,最显赫的实际上陈圆圆与董小宛。

同为秦淮八艳之翘楚,陈圆圆的美并不同于董小宛。人如其名,董小宛的美是小情小调,雅致宛转,更对一部分小资者的食量,但陈圆圆的美则是雅俗共赏,惊世骇俗,顾盼流转间,欣然自得。用他们陈圆圆与董小宛共同爱好过的男子——冒辟疆的话来说就是:“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这时年,冒辟疆二十余岁,多年后,当她垂垂老矣,对女子的理念更上一层楼之时,想起和陈圆圆的一段往事,仍不无遗憾地商议:“妇人以资质为主,色次之,碌碌双鬟,难其选也。蕙心纨质,澹秀天然,平生所见,则独有圆圆耳。”

如此的评价,对一个妇人来说,何其高也。然而,我想陈圆圆应担得起,不然哪能随随便便就搅动了这乱世的事势。

若将女性比作菜色,那么董小宛就仿佛是一道做工精细,处处可见心绪的精美点心,但陈圆圆彰着则是满汉全席里这道最分明的大菜。所以,当在旁人的引进下率先次见到陈圆圆时,冒辟疆就忘乎所以了。不仅如此,陈圆圆还有一个很是合贵族胃口的看家本领,这就是擅长梨园之艺。到底有多擅长啊?能让如此两个人慕歌喉而来。冒辟疆形容得很有分寸,这就是,一首人人都认为俗烂的曲子,就比如当下流行的《小苹果》,但陈圆圆偏偏有本事能将其唱出高山流水的程度来,如一朵轻云出岫来,恰一颗碧珠落玉盘,如仙乐飘飘,令人舒服。

冒辟疆几乎如痴如醉了,但天公不作美,山雨风满楼,仙人也要乘扁舟远去了。冒辟疆紧紧相随,拉住了陈圆圆的衣衫,欲拟佳期再境遇。陈圆圆说,也好,那就十五日之后,一起踏雪寻梅而去,但偏偏,冒辟疆着急回家,等不断那么长日子。陈圆圆想了一阵子,又说,如此,等公子你十二月探亲归来,我们一并狂胜望月。

只是,心理之事,经不起蹉跎与等待。机缘这根线,太懦弱了,一定不是何等柔韧的芦苇织成,也毫无是尼龙丝拧成的风筝线,坚韧、牢固。倒更像大家头上的三千郁闷丝,多而散乱,一扯就疼,一剪就断。

所以,冒辟疆与陈圆圆的缘分,被这小半年的时段一剪,便是人去楼空。秦淮八艳生活的年份,是明末乱世,内有朝廷不谙是非之忧患,外有女真金戈铁马之要挟,再增长李自成、吴三桂等拥兵自重,时不时凑凑热闹,低调无所求的小老百姓生活尚且不好过,更何况陈圆圆这等倾国倾城想低调都低调不了的绝色人物。想起不久前重温的周星驰版《鹿鼎记》里,韦小宝初入天地会时,陈近南一脸恳切,发自肺腑地对韦小宝说:“其实,我们反清复明,就是要抢回原来属于我们的资财和女子……”哑然失笑,但又不得不叹服周星驰一向的复明、冷静和令人心中一寒的粉红色幽默。且不论这话到底对不对,不过相比陈圆圆的一生,真是妙哉其在。

朱茵版陈圆圆

她的毕生,因为太过优异,木秀于林,可不正是流浪在这么些男人们权势利益争夺的边缘吗?且说这一遍,冒辟疆三月回去,造访陈圆圆之门,得到的消息是:陈圆圆已被田国丈掳去。其时,正是崇祯年间,才貌双绝的田贵人宠冠六宫,风头无两。她的岳丈田弘遇深知后宫风云莫测,单单依靠自己的外孙女,未必周密,故而未雨绸缪,在民间广选女孩子,送给崇祯皇上,借以稳固自己的实力。

“曲罢曾教善才服,妆成每被秋娘妒”的陈圆圆名声太大,自然大胆。那一年,她被田国丈看中,掳回家中。

老大与冒公子一月狂胜望月的预定,她未曾来得及兑现。望着早已觥筹交错,秋月春风无限好的香楼,想起佳人已不在,冒辟疆一声长叹,频频扼腕。

但也只不过一声长叹而已。兵荒马乱的新春,相爱多年之人,都可能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他与陈圆圆但是一面之缘,连薄有交情都谈不上,又怎会为了她,大费周章。

但总有痴情人在。史料记载说,陈圆圆被掳之时,她的一众痴迷者们,聚集了许许多多公众,用了个调包之计,将她救了出去,藏匿起来。不亮堂这时候,策划本次营救事件的到底是何人,但如此费尽心理,不畏艰险,恐怕对陈圆圆不是一点的保护。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再不说的作业仍然精通些眉目标。很快,冒辟疆便识破,真正的陈圆圆并没有被掳走,而且他再三回探望了她。

她们相视一笑,她认出了她。盈盈道:“原来是您啊,你不就是上回雨夜小舟中,与本人拟定佳期的这位公子吗?深感你的厚爱,前些日子,我受到劫难,劫后余生。目前得与公子重逢,真是万幸。”

经此一难,万事已易。陈圆圆深知,田国丈不会善罢为止,此刻,她急于地希望有私房能将她从泥沼中拉出去,救他一把,她领会一入宫门深似海,从这厮世两荒漠。不想嫁给皇上,最快最实惠的主意,便是提前把自己给嫁掉,恰巧这些时候,冒辟疆来了。当然,以陈圆圆的资质和受欢迎程度,未必只好委身冒辟疆,但是,眼前看来,冒辟疆算是一个不易的接纳,风流倜傥,才高八斗,家中又小有基金。她打算一试,约他于桂树之下,听闻她岳母也在船上,又在其次天,略施粉黛,拜见了冒辟疆的慈母,这四回,她打算直言心声。她说:“我想要逃离这樊笼,走从良之路,适才见过你的生母,她温柔慈祥,待人良善,正是我心之所向,请您不用拒绝我。”

如此这般坦率,在南梁妇女中是不多见的。然而秦淮八艳中,亮烈大胆的,倒不止这些,比如,一会儿众位看官会看到的孤注一掷的董小宛,比如,骄傲地说着“我见青山多妩媚,而青山见我亦如是”的柳如是,比如,眼若横波,千娇百媚的顾媚。都是天赋勾魂摄魄,敢爱敢恨,让万千男子欲罢无法的淑女。

也难怪,在晋代,这多少个从大家闺秀熬到富豪太太的正妻们,不怕丈夫娶妾,无惧丈夫偷吃,唯独担心老公被这么些景点女孩子们盯上。她们那种自小活在矜持、含蓄、等待、被动中的女人们,拿什么和那一个对男人洞若观火且明白主动出击的欢场女生来斗呢?放不下身段,拉不下脸面,明明比谁都深爱那一个人,就是说不出一句甜言蜜语哄她喜出望外,要么只知道硬碰硬,用娘家的金钱、地位、权势来压制他,殊不知,大大损害了他大女婿的威严,最终落得个,人还在,心已走的寂寞结局;要么呢,靠从来的谦让、谦逊、贤良换回她的崇敬和感激,却让她渐渐忽略了温馨的留存。到终极,当自己的官人掉头转向这万种风情的女生,甚至娶回家纳为妾时,只好在心里恨恨地骂一句:“贱人就是矫情,一脸的狐媚子样,成何体统。”不过,虽然你再不忿,说得再怎么义正言辞,我们也只是认为您从未容人之度,爱情依旧站在了那一个女人的身边。

所以,有力和忍让都不是柔情里最好的图景。最好的图景,说得不顺心一些是逢迎,说得满足一些,是老总。擒贼先擒王,留人先留心。把握好机会,时刻准备着冲锋陷阵,该主动的时候,绝不犹豫,该羞涩的时候,归心低首,该争取的时候,毫不妥协,该退出的时候,抽刀断水。

如此这般的从容不迫不迫,清醒果敢,能不辱使命的农妇寥寥无几。但纵观陈圆圆的一生,她几乎平素做得很好。

颜丹晨版陈圆圆

就像这一刻,她很了然自己的意况,所以自然不会放弃眼前这一棵看起来最有价值的救人稻草。

只是,这几回,她的见识出了那么点问题。冒辟疆这厮吗,看起来流连风月,了然怜花惜玉,貌似是一个很靠谱的有情有义之人,但实在至极不靠谱。他不像大观园中的宝二弟那样,是当真把女性正是宝贝一样对待的。在冒辟疆的心灵,女生不得不是锦上添花,为她们雪中送炭这种工作,他是不甘于付出太多心力和成本的。

但真要把他说成是绝情自私之人,也不体面。他是一个典型的具有封建正统思想的人,认为人的一生中,最紧要的是对父岳母孝敬,对情侣道义,对国家忠诚。他在夕阳吴国灭亡之后,哪怕穷困潦倒,食不果腹,也一向百折不回不事二主,倒也算有骨气。但对女孩子,他根本都是所在国风雅,来来往往即可,沉溺其中,这是情痴才会做的事体。

就此,当陈圆圆注解心迹,说要嫁给他时,他从没丝毫的喜悦之情,反而,被吓了一大跳。他着赶紧慌地与陈圆圆撇清关系,这惊慌失措的面貌,我一个继承人都替她寒碜。他对陈圆圆说:“哎哎,天下哪有这样容易的事情吗?我的叔伯现在还困在战乱前线,命悬一线,我回家后,应当抛妻弃子去陪伴我的老爹。我这两遍来探望你,可是是因为路途受阻,无聊闲步而已,你尽快撤废那个思想,要不然就是无偿耽误了您。”

这话说得就伤人了,这是清晰地告知陈圆圆,我来您这边不过是玩玩罢了,你可千万别当真,误己误人。不知陈圆圆听了这番话作何感想,如若自己,真想一个巴掌扇过去,坦坦荡荡,不留余地的告知冒辟疆一句:“你真认为自己是什么人啊,游戏花丛,还渴望香不沾衣,在我那边,你这种渣男也只是就是一个再平时不过的玻璃杯,我捧你时,你是珍惜的杯子,我甩手时,你就是这碎了一地的玻璃碴子。”

但五百年以前的时节和现在到底不同。这时候,男权主义正隆,男男女女都习惯了男人高高在上,女生低微如尘的现状。固然陈圆圆听到这话,略有不快,转念想起自己的遭际遭受,除了心中叹息一声,她也相对不会有另外明确的作答。

仍旧,她愿意再放低一些态度,换回部分即使不多的可能。所以,她温柔且大气地对她说:“没关系,假诺您不厌弃的话,我愿意一向等到你金榜题名,衣锦还乡之时。”话已然说到这份儿上了,他又不是不解风情之人,便也随口应下了,并且在临走之时,写了一首美而有情的绝句赠给了陈圆圆。

可世间约定这回事,最变化多端,最信任不得。一个小小事端,便能让结局各走各路。况且,陈圆圆和冒辟疆以内的预定,依我看来,压根不是什么样誓死之约,倒更像是应景之语。

怎么看,陈圆圆都不会当真去等一个岁月很长,又不那么靠谱的借助。田家的势力那么大,随时都会卷土重来,能让她借助的又频频冒辟疆一个,她犯不着也没这日子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所以,他和冒辟疆里面的预定更像是一帮好友聚完餐之后,互相给相互一个阶梯,很应景地随口说那么一句,“改天一定重聚啊”,然后我们一口一个“好好好”,可是什么人都不曾太把这多少个工作放在心上。

冒辟疆和陈圆圆,太像这种意况了。男的,忙着救援五叔,女的,忙着找找另一棵救命稻草。遗憾的是,一个弱女孩子,抵可是命局的猥亵,当陈圆圆跌跌撞撞奔赴在探寻安宁的征途之时,田家卷土重来,这一遍,她从不逃得掉,纵有万般无奈,仍旧被田家掳走,送到了大明崇祯主公的宫中。

相同年,在他被掳走后十日,冒辟疆回来了。岳父的业务,基本已经处理完毕,他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终于有闲情逸致,想起那些与她具备嫁娶约定的陈圆圆。

宁静版陈圆圆

十日之差,终生错过。这三次,当她站在陈圆圆曾经的住处,是真的人去楼空。想起后天各种,他没有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更没有因为材料离去而悔之不及。他只是略有遗憾,没来得及再见美丽的女孩子一面,对她那种自命风雅的男士的话,起码要有一个妖媚凄美的告别啊!遗憾归遗憾,很快,他便给自己找了一个阶梯下,这就是,我冒辟疆为救大伯,辜负一女孩子,无可厚非。

而是,这话纯粹是自欺欺人外加欺骗世人。又不是明媒正娶,不过是纳一妾室,他又不惧内,何至于千阻万挠?说白了,他没丰富心,也许,他可是是珍爱这种暧昧的气氛,爱上逢场作戏的感觉,真要娶回家,那要再完美考察考察,他终生那么要面子,重评价,决不愿被外人说成是深陷温柔乡。所以,对那么些欢场女生,冒辟疆的胸臆,恐怕只是走一走,瞧一瞧,混个过场而已。

从这点来看冒辟疆,第一,挺装的,第二,挺渣的。

她以为,她们沦落风尘,早已熟视无睹了别人的妖艳,对于她这种文人式的雍容撩拨,看得开,放得开,不纠缠,比去招惹一般良家女生,来得划算多了。他的那种思想,真的,太轻看了这些女士,配不上她们已经对她的梦想。

他真正完全不懂她们。他不亮堂,她们比这一个平时女生生活得更其科学,她们轻易地有所了男人们的竞逐,却很难到手他们的诚心;她们轻易地掌控了那一个都市的浪费,却被万千女性唾骂于心;她们空有一身才华,满腔热情,却只得将协调一身的本领,用来捧场男人,而不可以像现在的半边天,靠才学到手青睐。夜夜笙歌后,在那无人来扰的清晨,她们寂寥地看着红烛烧尽,独坐到天明,然后在其次天,换上一张风情满溢的脸,迎来送往。那一刻,萦绕在她们心底的是深远的凄美与凄凉。这时候,她们多希望,有那么一个男士,不虚妄,不假意,不浪漫,不作势,可以懂她们,爱他们,用毕生的精诚,厚待他们。只是太难了,这世界,谋生已经不错,谋爱何其奢侈。毕竟,不是人们都有柳如是的好运气,遇拿到钱谦益这样真切的男子。

连理解都无法,又怎能好好爱。假设,这年这会儿,他能懂他,知他,爱她,惜她,后来只身岁月,又怎么会有这许多枝枝蔓蔓,无尽无休的辜负。

被田家掳走的陈圆圆,经田国丈之手,送进了深宫之中。她觉得从此宫中寂寥深,往事多成愁。却出乎意料地宫中走一遭,重临到民间。这一个对女色不感兴趣,一心一意宠爱着田贵妃的崇祯国君,将陈圆圆重新送回田家。不得已,她只好在田国丈手里讨生活,像一斛待价而沽的珠子,等待着碰着一个好主顾,开个好价格,便被田国丈转手卖出去。由此,她碰见了这么些令她在历史上声名赫赫的男子——吴三桂,他对陈圆圆一见钟情,并最后为了陈圆圆,和李自成闹翻,和明廷闹翻,“冲冠一怒为人才”,用自己的千里河山,换回自己的绝世佳人。

就这样,陈圆圆辗转嫁给了吴三桂。从此跟了特别男人,离开东京(Tokyo),去往彩云之南,过起了与世无争,清幽宁静的生活。她直接受宠很多年,吴三桂多次想立她为正室,她种种婉言谢绝,并了然地在色衰爱弛从前,自请出家,从此后,青灯古佛,无碍于心,将一身烟云,流放在云海竹林。那倒是比我想像中好得太多,至少,我不会晤到有那么一日,她为争宠而绞尽脑汁,在那个年轻貌美的后来者面前出尽洋相,这样轻浮的结局,不切合陈圆圆这样国色天香,隐忍大度的好女子。青灯古佛,尽管孤单,至少自在。

这样,挺好的。

咱俩,每一个人,活在这世间,都注定了要求一个后果。这结局,是好依旧坏,出身,碰着,也许会有早晚的影响。但最后的选拔权,仍在我们手里。您是怎么样的人,就决定了你将过什么样的活着。

就像某位女明星说过的那么:你想过普通的生存,就会赶上普通的败北。你想过最好的活着,就自然会遭逢最强的迫害。这世界很公道,想要最好,就势必会给您最痛,能闯过去,就是赢家。闯但是去,就只可以打回原形。

宛央明早说:

所谓好的结果,不是让您出卖自己,而是让你笑着面对。哪怕没有被清楚,哪怕一向被辜负,都不重大,重要的是,我们一味看得清自己这颗心,所以,再怎么跌跌撞撞,也能找回自己最期盼的意况。

笔者介绍:

林宛央-不像焰火绚烂,也不像鸟儿会飞翔,但是是宛在水中央的一尾鱼,随意到塞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