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红得烫手《这多少个花儿》《生如夏花》,朴树终于长大了

文 / 金泽香

这是《平凡之路》刚出去时写的一篇旧文。

朴树的《清白之年》,是一首献给自己的歌。

周迅要成家了。

当初的小朴被人唤作“朴师傅”,丝毫无娱乐圈装腔作势的名目。平实的就像工厂里师傅,长年寡言专注于维修音乐这台机械,拧螺丝、灌油、刨光,简单的事项,日日磨炼,也不厌倦。不闻风雨,不眷声名,人间十年,他可作为一日。

朴树又出新歌了。

直至实在意识到有经济之虞,方出来上舞台面对群众。朴师傅如此实诚,连复出都无托辞,不谈期待,不谈理想,直言只为生计。

周迅看起来很甜蜜,不同于十多年前的这种幸福,世事沧桑繁华褪尽的那种朴素的安心的幸福。

他不像娱乐圈的人,不争不抢,当年红得烫手《这一个花儿》《生如夏花》,“我从海外赶来赴你一面之约/痴迷流连人间我为他而狂野/我是这璀璨的一须臾/是划过天边的一刹那火焰”生生刻进当年的征尘。红是一跃至顶,多少艺人可遇不可求,人人传唱过的朴树,事后仍然也可甘愿隐没。连绯闻也只有与周公子那一段较为知名,他后来与吴小姐结婚,一转身浸入世俗烟火。

朴树终于长大了,不同于变得干练圆滑的这种长大,他没变,在听《平凡之路》时,听到的依然卓殊熟知的朴树;可能唯一的某些转移是,十多年前唱《生如夏花》时”似梦似幻”,近来唱《平凡之路》,多了有的通透,怎么说呢,他变得有些透明了,阳光可以照射进他的血肉之躯。

朴树的往返除了音乐,已无甚可写,一如她的新歌《清白之年》。他就是年纪的一抹白,日日光洁:“人随风飘荡/天分别一方/在风尘中忘记的高洁脸庞/此生多勉强此身越重洋/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时刻果然是个奇特的事物。

反复生活卫生的人,贯于省思。以致云水苍苍,不会错过方向。悲喜都有,我等非高僧大德,此生难戒,只是酒有淡烈,悲喜亦然。清白如朴,从名至身至心,朴师傅的悲喜是湖泊浅溪。可清澈见底,也可见湖底乱石怪异。什么人生下即清白姣好?若非经过已经的涨跌与抗拒,又何来前天的淡定从容。94年正是内地音乐崛起之年,朴树摒弃首师大的作业,投身音乐事业。出身书香门第的她,简直是忤逆之举。朴师傅从未对此大谈特谈,屏弃便放任,改行便改行,不谈期待,不说情怀,他用唱的,站于舞台静悄悄地唱,无剧烈无忧伤,“他们都老了啊?他们在啥地方呀?我们就这么各自奔天涯”他把自己唱成一朵浪迹的花,他把温馨唱至尘埃里,他把时光唱进回想里,他把海外唱成将来。

这儿那么喜欢她们俩,现在不像以前那么追周迅了,可是对朴树的欣赏,一往如初。

夜阑人静、沉默。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似没有了。带着生如夏花的这一个花儿。

十多年前,买朴树的卡带,看她的实地,喜欢朴树,竟然是因为他在台上唱歌时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就像一个高低孩儿。

重复返场是2014年的《平凡之路》,十年里他不爬高不落低,唯独参悟平凡奥义:“我一度跨过山和海洋也越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抱有着方方面面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早已失落失望失掉所有矛头/直到看见平凡才是绝无仅有的答案”一个演唱者一个影星与您说平凡,这简直是突来的棒喝,我等最有身份了悟平凡参透浮华的常常人,居然需要一个最不该追逐平凡的饰演者来告诉大家什么样是平凡,并且这答案如此真诚。朴师傅到底是朴师傅,一个富有艺术学思维的歌者。不见烂大街的情和爱,关乎平凡,关乎清白。越过人山人海,所见皆虚妄,平凡是答案。

羞涩。

时刻容易把人戏,清白易得,却难长守。

或者是因为,那一刻,我自己,也是千篇一律样儿的呦。

“数不清的天数似是而非的脸/把你的故事对我讲就让我笑出泪光/是不是活着太困难还是活色生香/我们都全身鳞伤也日渐坏了心神/你得到你想要的吧换到的是铁石心肠/可曾还有哪些人再让你痴心妄想”

如出一辙样儿的叛乱,但不张扬;内敛羞涩,可是毫无与世风妥协;理想主义,抗拒现实;渴望生命实在可以”生如夏花”,梦想中连续有那么一片白桦林。

所谓长大最吓人的不是干练衰老,而是路途费劲,形神涣散,于您并不知情时,赤子之心变成了无情。每每诵起流行的“不忘初心”,你没有解其间深意,只当一句时尚话,只有当黑遭逢白,当白投射于心,唤起未完全付之一炬的人心,你方错愕,出走太久,忘了归途。到底是哪一年哪三月的啥时候,我变作了友好当初最厌恶的人。

在外人看来,那是对生存的避开;在自身要赏心悦目来,能坚称理想主义不退缩,这才是当真的奋勇。

成人沁泪。好或不好,步步维艰,上天命你不再四处翱翔,收起背后的膀子,手脚垂直站立,羽翼萎缩退化,变作与其外人一样的中年人,有人不甘悄悄找一地点掩藏安放,有人一刀剪去渴望回归正统,有人忍受着从希望到失去的演化之旅。朴树,这枚内心清朗的纯洁少年,他也是这枚将羽翼悄然安放坚守内心的灵敏少年。不随波不逐流,可安走可展翅。与被迫前行者不同的是,他是偷藏了翅膀的人,他可老实,也可轻易飞翔。成年人的幸福其实拥有采取权,哪怕采取的行程依旧遇阻不畅,至少可为自己挑选痛苦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仅仅需要克服一部分人;而一个理想主义者,却要对抗整个世界。

朴树是那满园中特意的一枝,有着自己想长大的茎脉,不需修剪,不需夸赞,不惧严寒,只需一点水与太阳,便可踏实存活,活之目标,不为别人不为取悦,仅为协调。对江湖尚存的喜欢与温柔。

十多年过去了,什么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可能就是朴树吧。

往常,我以为白的反面是黑,白是静止的颜料。听过朴树的《清白之年》,看过已然中年笑意盈盈的朴树,我觉着白色的界限如故白,唯一不同的是,白色并非一成不变的颜色,它的无尽仍有不少层次的白,而朴树分明是从一种白走向另一种白,这种相比年轻少了某些冰寒,反而越来越明朗,一种恍若于瓷器的,泛着通透又呈柔和之光的白。

朴树的作风是自身喜欢的,也不枉我喜欢那样长年累月。才华横溢,火的时候烧到天,却内敛低调不放纵,不想玩了不希罕玩了,拍拍屁股从大家的世界中流失的一去不复返;再次复出,隔了那么多时间,仿佛前天。

因为她是朴树啊。

一个讴歌带着女式绒球针织帽的男士,一个表情忧郁冷峻的男人。
心头的薄弱孤独又有几个人知。

你要走吗易碎的自用着 这也曾是自我的眉宇
滚滚着的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 谜一样的 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早就跨过山和大海 也通过人山人海
自我曾经拥有着全套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早已失落失望失掉所有矛头
直至看见平凡才是绝无仅有的答案 当你仍然 还在幻想 你的先天
她会好吗 仍旧更烂 对自家而言是另一天
本身早就毁了本人的整个 只想永远地距离
自家一度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不可以自拔 我已经像你像她像这野草野花
根本着期盼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向前走 就如此走 虽然你被给过什么
向前走 就这样走 就算你被夺走什么 向前走 就如此走 即使你会错过哪些
上前走 就这样走 即使你会 我已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通过人山人海
自己早就有着着全体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一度失落失望失掉所有矛头
截止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已经毁了自己的漫天 只想永远地离开
自我一度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不能自拔 我曾经象你象他象这野草野花
绝望着嗜书如渴着哭着笑着平凡着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通过人山人海
自己已经问遍所有世界 一贯没拿到答案 我然而象你象他象这野草野花
冥冥中那是自我唯一要走的路啊 时间无言 如此这般
次日已在前头 风吹过的 路如故远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

十多年过去了,听到这首歌的一刹这就能够让您把现行和十年前无缝对接的,除了朴树,还有何人啊?

记得高中时,帮朋友的忙,完事之后他给每位一个书签,最后给我的时候说:知道你欢喜朴树,专门给您留的。

确实很感谢她,尽管十多年过去,书签不清楚丢失在哪个角落,不过在听见《平凡之路》的这眨眼之间间,我精晓:

它间接藏在自己心里

很久在此以前,喜欢周迅和朴树,这时自己读高中,那时自己还在用一个松下的小放录机,这时我还在买朴树的卡带,带着耳麦,听着白桦林,生如夏花。

这篇短文之后两年,朴树的新专辑《猎户座》终于在知乎云音乐推出了。

带有了《在木星》《平凡之路》等四第一期放出来的,总共十一首。
第一时间买了数字版,瞅了瞅,数字专辑已经卖出了16万张。

她的巡演也最先了。工作忙,抽不出时间去看,据说在京城的实地,朴树说着说着就哭了,他说专辑最终定下来,他听了两回,听完事后崩溃了,大哭,不顺心,很多不顺心。

见状这条音信,看到这里,我心里骂了句:操,真作。

骂完自家就哭了,抑制不住泪水,在办公室,那么多同事在,然而我决定不住,趴在桌子上耸动肩膀。

快二十年了,歌手影星换了一茬又一茬,心里放不下的,唯有朴树,在守候他的新专辑的那么多年里,可能暂时地忘记过他,关于他的上上下下,可能都遗忘过,然则在视听新专辑的那一刻,一切刹那间复活,全体复活。

很久从前,仿佛今日。

故事起先从前
  最初的这一个冬天
  阳光洒在杨树上 风吹来 闪银光
  街道平静而温和
  钟走得好慢
  那是自我还不识人生之味的年代
  我情窦还不开
  你的T恤如雪
  盼着杨树叶落下 眼睛不眨
  心里像有一部分话
  大家先不讲
  等待着这将要盛装出场的以后
  人随风飘荡
  天个别一方
  在风尘中忘记的清白脸庞
  此生多勉强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数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脸
  把您的故事对我讲
  就让我笑出泪光
  是不是在世太不方便
  依然活色生香
  我们都浑身鳞伤
  也日渐坏了心神
  你拿走你想要的吧
  换到的是铁石心肠
  可曾还有怎么着人
  再让你胡思乱想
  大风吹来了
  我们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忘记的高洁脸庞
  此生多寒凉
  此身越重洋

轻描时光漫长低唱语焉不详
  大风吹来了
  大家随风飘荡
  在风尘中没有的纯净目光
  我想回头望
  把故事发轫讲
  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复来

这首《清白之年》竟然是这张专辑里本身听得最多的一首,单曲循环,一天又一天,直到前日,直到现在。

是不是生活太不方便,如故活色生香,大家都浑身鳞伤,也逐渐坏了心情。我想回头望,把故事肇始讲,时光迟暮不返人生已不复来。

写下那么些文字的时候,清白之年已不清白,我们有的是人,不敢期待未来,只好站在十字路口,把过去愿意。

相关文章